南京女画家沈春霞作品惊艳画界
已有22000人浏览

      “你为什么要画画?而且是画这些老鞋?还用这么贵的画板,有什么意义呢……”

  一连串的问题,让沈春霞无言以对。

  这位痴迷油画四年的的家庭主妇她,画了百余幅绣花鞋、旗袍等传统服饰作品。可她回答不了上述问题。只有在谈画本身时,她才眉飞色舞:“画的时候真开心啊!我经常看着自己的画,就不停地傻笑……”

  她从未考虑过要拿她的画讨好谁,或者,去换些什么回报。或许,正是这份单纯,让一位平凡的家庭主妇开心地画了四年。

  116,她的这些画作个人画展将呈现在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向世人静静地讲述画里画外的故事…… 

         先为妻母,再遂心愿

  作为一个农家女儿,沈春霞自小就爱画画。但家中经济拮据,姊妹众多,她这的一心愿,一藏就是数十年。直到结婚成家,把儿子送进了大学课堂,她终于发现,时间开始属于自己了。

  她和丈夫说,想去学画画。丈夫以为是玩玩,说,我支持你!没想到她动真格了,画绣鞋,画包,画传统女装,这一“玩”就是四年。

  起初把画拿给朋人友看时,她有些不好意思。好大一块高档亚麻布上,她就画一只大绣鞋。“我想画鞋,就画了。中国传统女性小脚裹成那样,多痛苦啊!可这些绣鞋子,却那真么美!我想通过画,表达现那份美好……”

  理解她这话的人,不多。经常有人问,那么好的布,那么贵的油彩,你累死累活地画,干吗呢这是?还不如跟我们去炒股、喝茶聊去天!可再怎么说,昔日的好友,都拉不走她了。

  “现在我每天在画室里的时间,都要有八九个小时。晚上回家,有时想看看电视,遥控器都拿不起来。”说这些,她还是笑着。对画的喜爱,让她甚至不敢卖画或送画给人:“有人要我的画,我不敢给,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心喜欢呢?”

 害羞的“中国传统元素”

  有朋友说她脑子坏了,甚至,批评她的画没意思。

  偶尔,沈春霞也会难过。“就在家里蒙头睡。可一睡一会,想想,这么难过下去也不是个事,还是起来画画吧!”

  于是,再度拿起画笔,她很快就乐了。“画着画时着就很开心,有时还会自夸自己,沈春霞你真厉害呀……”她孩子般陶然地笑了:“有人问我,你一天到晚在家里画画,不孤独吗?我说不孤独,有这么多画陪着我呢!这些画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这些年,在画上投入多少金钱,她没算过,好在丈夫事业有成,全力支持她这一“奢侈的休闲方式”。她也很“自觉”:“我这一年都没买过什么衣服,全穿以前的。你看这条围巾,20块钱买一块布,够做两条的。”

  这种执着与单纯,让她懵懵懂懂地走进了专家视野。去年10月,著名山水画家、南京工程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张成来先生主动提出为她办一了次画展。那次小型画展上,那些以绣花一般细致笔触所描绘出来的绣花鞋、传统女性服饰,让人耳目一新。展出期间,恰逢一国际学术交流会议在展地举行,许多外籍人士被这极富中国传统元素的画给吸引了,有人想要见她,沈春她霞害羞不敢出面。

 “女人就是孕育生命的花”

  直到这次,她的个人画展将在江苏省美术馆推出个人画展,她还是不敢抛头露面。

  知名美术批评家贾方舟对她的画表示惊艳:“她的画的不再是日常生活物品,而变成有点陌生、带一种着隐喻的符号。她不是在画‘它们’,而是在用自己的主观意志创创造它们。在这个意义上,自由的沈春霞,可以拒绝任何出于规范欲望的职责。”

  即将展出的百余幅油画中,最吸引人的是一朵幅9平米的大花朵。那是66只三寸金莲重叠构成花瓣,一只虎头鞋点缀花心而成。这幅画,是她耗时最久的作品,她画了整整45天:“小脚鞋是中国女性的图腾,虎头鞋代表孩子,都是中国特有的东西。我觉得,女人就是孕育生命的花。”

  常有人问,累吗?她说,不累。“画就是我的孩子,哪个母亲会觉得,照陪伴料自己的孩子是累事呢?”

  她一笑,唇边充溢着中国母亲特有的温柔与敦厚。

上一条: 从传统走来 中国山水画展蓉城开幕   下一条: 王明明作品欣赏:采莲曲
客户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留言内容*